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f88娱乐2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6|回复: 0

一家三口12天的广西自助游——北海篇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1259
发表于 2020-6-30 07: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海的夕阳

2018年1月15日

D3955从南宁开往北海的动车13:05发车,在车上豌豆一直安安静静埋头画她永远也画不腻的猫,我拿着一本法语书漫不经心地看着。

14:45,我们到达了北海,这里的色彩骤然明亮起来,20°,阳光灿烂,天很高,树很绿,在海南生活过三年的我突然闻到了带着咸味和潮湿的热带海洋的气息,前几天还穿着薄羽绒衣的我们突然掉进了夏天。

我们打“滴滴”去“北部湾一号”,没想到这座小城堵车这么严重,因为道路设计很不合理,车流被人为阻隔,我们在上海路上绝望地等了很久。

我们用“爱彼迎”短租三天的公寓在著名的“北部湾一号”,它造型庞大古怪,据说外形模仿桂林山水,它就像一堵巨型墙体嚣张霸气蹲坐在金滩海边。这栋巨无霸大楼里基本都是三四十平米的小户型,所以,每一层里都云集着形形色色的酒店。

我们的无敌海景房在6楼,一推开门,我惊呼了起来:我们和大海只隔了一条马路。站在阳台上,180°满眼都是梦幻一般蓝汪汪的大海。大浴缸设在阳台,隔着透明的落地玻璃直接观海。



我们短租的公寓:大浴缸隔着落地玻璃窗看海



我们用”爱彼迎“短租的无敌海景房一晚上150元



我们用”爱彼迎“短租的无敌海景房一晚上只要150元

此时是淡季,这个房间一晚上只要150元。热爱游泳的豌豆在阳台望着触手可及的大海,开心得大喊大叫。

我晚上八点还要上法语课,为了有充沛的精力,下午五点,我陷在柔软的大床上沉睡而去,KEN带豌豆去一步之遥的大海边捡贝壳。

暮色中,我下楼找他们时,KEN笑呵呵背着豌豆从海边回来了。一直在沙滩上摸打滚爬的豌豆下午玩疯了,她的光脚丫上沾满沙子,大咧着嘴笑着,尖叫着告诉我:“妈妈,海边有好多贝壳!”一面说着,一面举起一大袋她收获的宝贝: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贝壳。

KEN很兴奋地给我看他黄昏时拍到的夕阳画面,无尽大海边,天空呈现梦幻般的蓝色,远天像火一样燃烧,天尽头的楼群暗暗的剪影有诗意的美好。



金滩海边的壮美夕阳

我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没有精力四处寻找美食,只是简单地在对面一条美食街上找了一家“山山东北饺子馆“,点了韭菜猪肉饺子和芹菜猪肉饺子,又要了一盘锅包肉,共花了62元。这里的饭菜都是家常口味,价格便宜 ,味道可口。

瘦瘦小小的老板娘大嗓门,殷勤周到,精明能干,她来自黑龙江,在北海已经生活了三年多,但还没有在这里买房,用她的话说:“我还不算北海人。”

我早就听说,北海是一个崭新的移民城市,我们在北海街头行走时,满耳朵都是纯正的东北话。据说因为三亚的房价被炒得太高了,很多每年冬季去海南避寒的东北人都转移到北海定居。

除了东北人之外,还有很多北方各省的老人家每年冬天都会来北海的暖阳和干净的空气里避寒和躲避雾霾。我们附近有一座大型楼盘名字就叫”候鸟湾“。这座城市因为有大量外来移民定居,非常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深圳。

晚上九点半,我下课后,关掉所有的灯,我和KEN坐在阳台小声地聊天,一面耐心地等着豌豆睡着,本来希望那时可以去一步之遥的海边散散步,没想到下午在大海边玩得太兴奋的豌豆大睁着眼睛就是不睡。

我们绝望地等着,隔着玻璃望着远处暗沉沉的大海,谁也不说话。脚下的大海非常安静,听不到一丁点海浪的声音,就像我2006年初在鼓浪屿独自游荡时看到的大海,都是安静得不可思议。



2018年1月16日

6:00,闹钟响了,热爱摄影的KEN怀着热切的希望起了个大早,他以为在北海能拍到精彩的日出画面。

7:30,垂头丧气的他回来了,原来天一直阴着,他兴冲冲起了个大早的却什么也没有拍到。习惯晚睡晚起的他此时精疲力尽,回到床上不到一分钟,震天响的呼噜就像警报一样拉响了。

我捂着耳朵,继续呼呼大睡。10:00,我和豌豆起床后,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阳台,面朝着无垠的湛蓝大海安静地画画。

11:00,我带豌豆去吃早餐,我们顶着白亮亮刺眼的的阳光,在一家冷清的汤粉店里,我要了一份有许多大虾、花甲的海鲜粉,碗里有那么多结结实实的海鲜,便宜得只要9元。不习惯海鲜粉的轴轴的豌豆还是执拗地吃在深圳时她习惯吃的猪杂汤河粉。

中午,终于睡够了的KEN和我们一起出门,我们慢悠悠走着,从我们住的金滩一直步行去北海老街。

金滩的沙子并不细腻,颗粒很粗,传说中北海雪白如面粉般的沙子在城市的另一端---著名的银滩上,我们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

今天21度,豌豆不停地喊热,我索性给她换上有小猪佩奇图案的粉色小短袖T恤衫。仿佛做梦一般,几天前,我们一家人在梧州时还穿着羽绒衣。

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沙滩上,这里的海很平静慵懒,连小小的浪都没有,沙滩边都是戏水的大人和堆沙堡的孩子们,很多人兴奋尖叫着摆着夸张的姿势以大海为背景拍着照片,我猜测他们应该是人生第一次看到大海。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拎着小桶和铲子光着脚踩在沙滩上,我从他发光的眼神和大张的嘴巴里里读出了无法言表的狂喜。



我们从金滩走到北海老街一路所见的街景



我们从金滩走到北海老街一路所见的街景



我们从金滩走到北海老街一路所见的街景



我们从金滩走到北海老街一路所见的街景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北海老街。同梧州老城很像,这里遍布沧桑的骑楼,不同的是,梧州的骑楼还有大规模修葺和粉饰一新的痕迹,而北海老街的骑楼完全是原生态的古老,它自然而然、完好无损地保留了被岁月剥蚀的旧旧痕迹,黑黑的墙体和墙缝间的杂草都一如当年。我非常喜欢北海老街天然去雕饰的古老和陈旧,走在北海老街的骑楼下,就仿佛穿行在在发黄的时光里。

同所有的旅游景点一样,北海老街一楼的房子都被开发成各种店面, 所有的招牌按照统一尺寸呈竖式伸出来,上面星星点点闪烁着红红绿绿的LED灯。

老街上很多店铺都在销售越南拖鞋、越南糖和各种稀奇古怪的越南特产,我有些恍惚,这条老街铺满而来的各种气息复杂地绞扭在一起,这里像越南又像香港,它仿佛是一个奇特的混血儿。



沧桑的北海老街



沧桑的北海老街

14:00,在美食直觉惊人的KEN带领下,我们穿过曲曲弯弯的小巷,在北海老街深处找到了一家1984年开业的餐馆,那里店面简陋破败,但是饭菜的口味一流:我们点了炒鱿鱼、炒猪杂、炒空心菜和他们特别推荐的猪肺雪梨汤。






贞记餐厅:创立于1984年



炒猪杂



炒鱿鱼



炒空心菜



贞记餐厅的特色:猪肺雪梨汤



在贞记吃饭仿佛回到了八十年代

我们旁边一桌显然是公司同事,他们坐在门口剥离了墙皮的半圆形的穹顶下,在一株怒放着粉色紫荆花的树下开心地用普通话聊天吃饭。

17:00,我们打的穿过整个北海赶往“侨港风情街”,一个跟随我在线学习法语的学生小蕾生活在北海,她很希望有机会见面聊天。

侨港风情街离著名的银滩已经非常近了,据说,这里是1978年大量越南华侨被驱赶回中国后在北海落脚的地方。这些在越南生活了多年的华侨最终也没有返回越南,他们一直生活在北海这个片区,所以,风情街上的一切就像一个微缩版的越南,在这条街上,满眼看到的都是越南文字和越南风味餐馆,让我有一种很古怪的穿越感。

在北海一所中学做英语老师的小蕾带着三岁多的儿子阳阳在风情街门口等我们,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热情地点了一桌让人眼花缭乱的各色海鲜。

吃得很撑的我们饭后聊着天,慢吞吞走着来到暗沉沉的大海边,豌豆完全惊呆了,她不停地喊着:“妈妈,这里的沙子就像面粉一样!”

我曾经在海南生活了三年,那时经常带着法国专家环岛,去过海南无数让人叫绝的沙滩,可是此时还是被震撼了,我曾经以为三亚蜈支洲岛的沙是最细最白的,到了银滩,我才知道什么叫沙白如雪,一望无际细腻柔软雪白的沙子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沙滩的所有概念。

豌豆立刻脱了鞋撅着屁股和阳阳光着脚挖沙子,小蕾笑眯眯地对我们说:“你们去海边走走吧?我看着他们俩。“

我和KEN踩着绵软有弹性的沙子,手拉手走到像暗乌乌的大海边,这里的海安静得不可思议,几乎没有浪,就那样没有声响地懒懒地蠕动着。

这是我第一次在大海边看到一艘艘捕捞鱿鱼的渔船,船上高高竖着一排排白亮亮的灯泡,映着暗沉沉乌黑黑的天幕,那画面美极了。据说,大海深处的鱿鱼会被强烈的灯光吸引,它们大群大群游过来就束手就擒。

深夜的银滩上空无一人,除了远处渔船”突突突“模糊的马达声,身外所有的声音都被收了起来。我久久地站着,静静地看着一大片灯光亮闪闪的渔船点缀在黑乌乌的大海上,这场景如梦似幻。

远处,我刚满七岁的女儿正和她才认识几个小时的一个北海小男孩在美丽的沙滩上快乐地堆着沙堡。



2018年1月17日

今天是KEN的生日,对越南美食一直充满好奇和向往的他希望我们再次返回昨天去过的“侨港风情街”,寻找传说中地道的越南美食,来度过他在异乡的生日。

11:00, 我们打的从金滩再次穿过整座城市来到位于城市南边的侨港,让我吃惊的是,这里白天冷冷清清,根本不像昨夜我们看到的灯红酒绿,路边餐馆都门可罗雀,店员都没精打采。

豌豆非要吃越南风味的卷筒粉,我带着她到处去找,在许多打着“正宗越南卷筒粉”招牌的店里随便选了一家。我们坐下后才发现那个老太太手忙脚乱,完全不是一个做卷筒粉的行家,她花了十多分钟才终于端上来两盘又瘦又小的卷筒粉,唯一特别的是淋在上面的酱汁里有越南特色的清甜酸味。这盘卷筒粉和南宁水街圆胖胖滋味万千的卷筒粉相比,这份11元的所谓越南卷筒粉让人失望透了。

倒是小蕾昨晚大力推荐的北海人气最旺的一家糖水店极大安慰了我们的味蕾,5元一小碗的香芋红薯糖水甘甜悠长,KEN点的西米露也非常好喝。

我们毫不气馁,很期待在云集着越南美食的这条街上能吃到精彩的中午饭。精心挑选了很久,我们来到马路对面一家名为“西贡美食”的大排档,点了越南春卷、沙蟹豆角、姜葱炒蟹和生菜。



爬行速度惊人的小小沙蟹

那盘沙蟹豆角非常特别,这还是我人生第一次吃沙蟹。沙蟹是北海人非常爱吃的美食,这种只有个指甲盖大小的螃蟹遍布在沙滩上,它们爬行速度惊人,捉的时候一定要眼疾手快。捉到一大批沙蟹后北海人把它们用盐、姜、蒜、白酒来腌,制作成沙蟹汁,作为调料和配菜。沙蟹有些类似北方的臭豆腐,咸咸的,还有很多人受不了的淡淡微臭,但是只要入口后味道百转千回,令人难忘。

除了这盘沙蟹豆角风味清奇,其他乏味的三个菜都完全和越南美食毫不搭边,这顿111元的午饭让我们非常失望。

之后,我们立志在这里找到正宗越南美食的一颗心更是雪上加霜:我们满怀期望地在一家米粉店吃了一碗所谓正宗的“越南鸡粉”,米粉和鸡肉都硬得挑战我的想象力,难吃得让人咋舌,这与我2007年在越南大街小巷都能吃到的的味道鲜香的鸡粉相差十万八千里。

几次尝试后,我们发现,云集着越南华侨的侨港风情街标榜的的越南美食基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我安慰饱受打击的KEN:“看来我们一家人要尽快去越南旅行了。”

吃完中饭,我们顶着阳光,慢慢走到3路大巴站,花一元坐车来了真正的银滩,到达时已经是下午两点。

阳光并不猛烈,但沙滩上毫无遮蔽,已经热得让我想穿短袖了。豌豆看见一望无边雪白面粉一样的沙子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了,我让她戴上我的太阳帽,还把我的伞架在半空为她遮阴。

我很怕没有涂防晒霜的豌豆被阳光晒伤,希望她玩半个小时就离开,但是这个从没有玩过面粉一样沙子的深圳小孩哪里肯离开?

我和KEN坐在不远处椰子树荫下的木头台阶上耐心地等着豌豆,不一会儿,一旁来了个东北口音的胖胖大妈,一坐下来就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她来自遥远的海拉尔,那里此时零下40度,为了避寒,她和女婿、外孙女来北海旅行,昨天晚上才到。

老太太实在太健谈了,她一秒不停地说着,不到十分钟,我们就了解了位于大兴安岭边缘的海拉尔的酷寒,她女儿刚刚生了老二,才十个月,女儿因为照顾老二所以不能和他们一起来,以及她和女婿外孙女从海拉尔到北海这一路艰难的长途跋涉......

我们聊天的时候,豌豆已经和她的外孙女、一个蒙古族小姑娘婷婷开心地玩在一起,一头大自来卷的婷婷比豌豆整整小9个月。

谁能想到,此时此刻,来自深圳的豌豆和来自海拉尔的婷婷能在北海的沙滩上邂逅,她们刚见面就像亲密无间的小姐妹,光着脚一起在沙滩上挖指甲盖大小爬行如飞的小沙蟹,裤腿挽得高高的,在沙滩上蹦蹦跳跳的豌豆开心极了。



银滩上细如面粉的沙子



豌豆在银滩上用手指画画



豌豆和爸爸在银滩上一期画一个大大的心



在北海银滩上用手指作画的豌豆

她们玩了很久后,豌豆和穿上游泳衣准备下海的婷婷不得不说“再见”,我们往银滩标志性的银色大圆球方向走,在路边我们还喝了一个贵州女人摆摊卖的10元一个的甘甜椰青。

今天晚上八点我还要上课,时间已经很紧张了,17 :00, 我们好不容易说服在银滩上疯玩的豌豆同意离开,我们打的依然去北海老街的“贞记”吃饭。

我们又点了三菜一汤,其中的沙姜牛肉鲜嫩可口,这顿饭依然是110元。

因为豌豆吃得太多了,我很担心她马上坐车会晕,提议走路回金滩,没想到,快到”北部湾一号“的时候,因为KEN想选一条风景更好能看海的路,我们却因此不小心走错路了,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很久却被一道墙挡住,最终一家人只能翻过矮墙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后花园,兜兜转转才走了出来。

我一路狂奔,终于在19:50气喘吁吁坐在电脑前,20:00,当我调整好呼吸,尽量平静地对散布在不同城市的学生们说:“Bonsoir, mes amis!”(晚上好,我的朋友们!)的时候,我想:“他们不可能知道老师是刚刚翻墙回来上课的。”



2018年1月18日

10:00,我们才睡醒,很香甜的一觉。

11:00,我带豌豆去马路对面那家东北“山山饺子馆”吃早餐,那里粘稠的包谷碴子粥、多汁的猪肉馅饼和咸香的茶叶蛋都非常好吃,饿极了的豌豆风卷残云。

很多戴着越南式斗笠的黑瘦女人挑着担子或者坐在路边卖水果,篮子里堆着龙眼、莲雾和豌豆从来没有吃过的红毛丹。到了广西后,我们就掉入了热带水果王国,街边经常游走着挑担子的水果小贩,他们担子里的水果五颜六色。这一次,我买了不少龙眼、莲雾,还特意买了一斤多豌豆从没吃过的红毛丹让她解馋。

每次旅行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两个认识的人可以像老朋友一样聊聊天,而“山山饺子馆”俨然成了我们在北海时的食堂。

13:30,我们又一次来到这里,点了皮冻、地三鲜和酸菜炖猪肉,除了炖猪肉酸爽可口,其它两个菜味道平平。我们很喜欢和快言快语麻利能干的老板娘聊天,她告诉我们很多东北老乡在北海的生活点滴。

下午三点,我和KEN小睡的时候,豌豆一个人去一楼架空层的儿童乐园荡秋千。在这栋庞大得像一个深海怪物的楼盘“北部湾一号”里云集了来自全国各地来北海过冬的带孩子的老人家和妈妈们,儿童乐园里奔跑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孩子们,他们不用几分钟就可以玩得热火朝天。

来北海才第四天的深圳小朋友豌豆已经和来自重庆七岁的月月、来自北京九岁的妞妞、来自武汉六岁的小晴成了好朋友,她们约好了每天在儿童乐园见面,豌豆每天都很认真地按时去赴约。

晚上十点,玩得筋疲力尽的豌豆终于睡熟了,十一点,我和KEN下楼,穿过一条马路,来到宽得让人惊诧的沙滩上。

我们走在柔软得像羊毛地毯似的沙滩上,脚底的感觉软软腻腻很奇妙。海仿佛睡熟了,没有一丁点海浪声,只能看到一大片无穷无尽软软的黑金,右首边就是环绕大海的流光溢彩的楼群。

2017年8月,我们一家人在库车的天山大峡谷旅行时,KEN不小心扭伤了右脚踝,从此后,他许久都没有跑步了。

现在,踩着这样柔软的沙子,KEN在沙滩上突然兴奋地开始奔跑,他步履轻盈,就像我初初见到他时那样阳光四射,他跑到远远地方后停下来后对我大喊:“我第一次知道在沙滩上跑步这么舒服!”

这几天,在北海的短租停留让我们很快爱上了这里,它温暖的气候、干净的空气、雪白的沙滩、便宜得让人吃惊的海鲜以及旷远辽阔的无敌海景房都让我们离不开这里了,一个念头像毛毛虫一样从心底拱出来:等我们老了,在北海安度晚年吧?

我们手拉着手走在暗沉沉的大海边,久久地在异乡柔软的沙滩上散步,呼吸着这个城市淡淡咸腥的空气,真想一直站在这里等待黎明。



2018年1月19日

中午,我们去附近一家名为“六盘水羊肉粉”的小馆子点了两份二两的羊肉粉,这个店是贵州人开的,在贵州出生长大的KEN对他老乡的出品非常不满意,敷衍潦草的口味让真正的六盘水羊肉粉蒙羞。

我们隔壁桌围坐着四个中年女人,她们刚刚看完冯小刚导演的《芳华》,每个人都叽叽喳喳热烈地发表着她们满怀的感想,她们的聒噪加上这碗味道糟糕的粉让我心情很不好。

16:00,我和KEN回房间休息,不肯睡觉的豌豆继续在楼下儿童乐园玩。才几天的时间,她已经认识了这个楼盘里一大群来自北京、重庆、杭州、郑州.... 的小朋友,在北海的她如鱼得水,在深圳时因为周围的孩子都要去上培训班,豌豆反而没有这么多玩伴。

18:20,对越南美食有执着向往的KEN建议我们去不远处的“阿玉越南鸡粉旗舰店”,他执拗地希望在北海能吃到正宗越南美食,虽然屡受打击,今天他还要再去尝试一次。

但是,那家餐桌油腻、前台小伙子抽烟、粉里的鸡肉已经八十多岁的所谓旗舰店还是让人失望透了。

北海确实是个美好的城市,但唯一让人遗憾的是,或许是因为这里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深圳,塞满了移民的这座城市空气中都充满浮躁不安,整座城市还没有真正沉静下来,北海人还没有开始细致入微地钻研美食。

22:00,豌豆睡着了,23:00,我和KEN再一次去沙滩上久久地散步。明天就是我们离开北海的日子,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夜晚在大海边的行走,我们真的舍不得这个城市。

沙滩边泊着一艘大大的蓝色木头渔船,突兀地剪开远处黑黑的暗影。船上飘来稀疏破碎的人语,我们猜测,这是第二天准备起航的渔船暂时停靠于此。



我们在金滩边看到的一艘蓝色木船

不少情侣在沙滩上在燃放被明令禁止的孔明灯,红红的火焰映着他们兴奋的脸,一盏橘色的灯颤颤巍巍升上黑沉沉的夜空。

我一直知道孔明灯严重影响航道的安全,但是,单纯从美感的角度,我是多么喜欢孔明灯:大海边,一望无际的沙滩上,暗乌乌的天幕下,一盏薄薄柔软的灯下颤动着橘色跳动的火苗,它轻飘飘蠕动而上,一点点升上无尽高远的夜空,越来越远,越来越高,带着无尽的期待和梦幻。在我们的目光注视下,它们升腾到北海浩瀚的夜空里,不知最终会飘到哪个邈远的角落。

暗夜中冉冉升腾的孔明灯如此美好又最终下落不明,就仿佛,我们匆忙将要结束的北海之行和不知道未来我们何时再走在柔软如地毯般的沙滩上,可以在夜色中的海边尽情奔跑?

(本文图片为原创,图片拍摄:KEN、法语朱老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